Registration Day

8-9/8/2019

Touch Camp 
Canceled due to the social movement

OCamp
26-30/8/2019

 

Join Our Mania!

Keep updated with us!

@rcleehall

​雅士人對舍堂生活的期許

猶記得去年Reg Day膽粗粗闖入喧鬧擾攘的Zone 3,又因沙宣道地理位置之便而接觸RC,報了touch camp過了O,就這樣住了一年。

 

有人告誡我,每人每天都只有24小時,如何分配如何花費皆由自己決定,大學五件事,如何於短短數年的大學生活中做完?光住hall一件已有太多令人眼花撩亂的選擇和取捨。在RC,很多事由你自己決定,浮或是潛,上莊或是join team,搏盡或是撻皮,睡一個床位或是住一間hall,只視乎你離開時想帶走多少、留下多少。最後我還是選擇了上雅士編委會這支莊,為看得更遠想得更多,也為有一班道不同卻相為謀的莊友,可以一起去講心中理想而不會俗氣,曾絞盡腦汁疲勞轟炸地prep mock camp和campaign,也曾因大家失控的離題發揮導致無了期地開會,可以互相恥笑鬥嘴,也可以分享秘密和心事。住RC和上莊,縱有灰心失意崎嶇不順的時候,也並非每分每秒都算rewarding,但慢慢會發現,熱情就算一時熄滅了,但是衝動用完後,卻又會再有,大概是因在RC遇到的人、經歷過的事。

 

剛成為freshman時,我很怕搭lift遇到陌生堂友會很odd,但逐漸由入到lift尷尬靦腆口窒窒,到現在能say hi甚至幫堂友㩒lift。這一年走來,在RC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,有人在深夜邪惡地招人食宵飲早茶,有人在煮飯時多煮幾條菜跟你分享,有人喜歡開學術台研討天文地理書文歌影,有人喜歡唱k吹水打機打麻雀,有人會費煞思量在你生日時籌謀驚喜,有人會在你焦頭爛額時在你p hole攝一包奶和一張memo。

 

房中尚有一張張合照和奶紙,門上亦仍貼滿勁過利是和揮春,不吝從頭細看,想起那些絕妙隱晦的inside jokes,還有那些聊不完的風花雪月、灑不盡的血汗熱淚。歌於斯哭於斯,若許多年後的自己偶然想起這一幕幕,還是會慶幸自己曾把珍貴的大學時光寄於舍堂。

中學時有老師在堂上說過一句說:「如果世界所有孩子都聽話不反叛,那麼世界會進步多1000年。」我不同意。如果所有人都聽話,意味著的是時代與時代間的交接過程是沒有反思,新一代活於過去的規範框架中,追求的只是別人的認同及所謂的成功。不聽話,不完全代表一定要反叛,但最基本的是要保持對公義的追求,而不是做一個因勢利導的人。人在舍堂,我們更要善用這個空間,多做討論、思想交流,甚至就社會不公作出行動。只有不斷的反思,在日後踏進社會後,才不致為強權、環境磨滅自己的心志,並在社會不同的位置作把關。這就是我對雅士人的期許。

眨眼間,三年飛快過去,為我的Hall Life劃上完美的句號。

 

曾擔任攝影學會主席的我,在這兒延續攝影之路。經歷過Mass Dance、RC Festival、Inter-hall 比賽、Touch Camp等舍堂活動,我最享受的莫過於是喀擦的一刻,拍下堂友盡情投入的一面,從而捕捉他們難忘回憶的點滴。

 

由演員走到導演,我很感激堂友們對我的信任向支持,願意放心讓我在最後一年任性地自編自演自導一套舞台劇,最後更獲得亞軍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劇本、最佳演員、優異舞台效果五個獎項。這一切,全靠整個團隊的努力,因為大家都不分晝夜地搏盡做好每個崗位的工作,最終見到花開的一天。沒有你們,也沒有今天成長了不少的我。

 

離開,是為了回來。我希望畢業了的堂友會繼續回來幫忙,把自己擁有的經驗分享給即將入住的新生,從而將雅士精神承傳下去,讓利銘澤堂成為更大的家庭。

談到願景,只希望無論是新鮮人還是其他current大仙都樂意接受和珍惜舍堂給予的機會,從中豐富個人閱歷,學會反思,改善不足。我想我最渴望看到的是不同的人在這個地方尋覓到對自我的肯定,擁有不同的定位和價值,並且願意付出,感染他人。

引Sports teams為例—Teams凝聚了我們。每星期的regular practice、team飯、team宵、聯賽;每年的interhall比賽、MYE、EYE、叫人又愛又恨的早波……點點滴滴累積成我們在這裡的共同回憶。因為teams,我們有了common goals—要進步,超越昨日的自己。作為大仙,亦應思考如何才能把這份可貴的team spirit傳承下去,成為下一屆的榜樣。

© 2019 by R.C Lee Hall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YouTube - Black Circle